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扶贫开发要闻

三年学前学普 凉山试点 全国示范


来源: 凉山日报   时间: 2021年04月09日 打印】【关闭

2019年9月17日,西昌市蓝天幼儿园举行幼儿普通话讲故事大赛。

2019年5月,甘洛县石海乡则俄村幼教点课堂一景。

导读

4月6日,“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这项扶贫探索写入《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白皮书。

2019年10月,凉山州“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项目组荣获全国脱贫攻坚组织创新奖。

“如果没有这个幼教点,那这14个孩子只能在家放牛、放羊或是帮忙做家务,等到了入小学年龄,就直接进入小学;如果没有在学前学会普通话,这些孩子进入小学后,就会听不懂老师讲课,学习跟不上。”

“尽管这里只有14个孩子,但他们背后却是14个家庭的希望。我们坚守在这里,是为了托起这希望的太阳。”

在喜德县巴久乡的大山深处,有一个只有14个孩子的幼教点。在这个目之所及皆是茫茫大山的幼教点,在这个三间平房建成的幼教点,辅导员沙马小龙和吉木说铁坚守在这里,就如幼教点的墙上写着的那句“用心等待每一个幼儿”。他们努力着,等待着……

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他们的等待没有被辜负:小小的孩子们开始主动用普通话表达,把学到的普通话带回家里。沙马小龙和吉木说铁在这片大山里,在孩子们稚嫩、童真的心间播下了语言的种子。琅琅读书声润童心,朵朵索玛花映山红,假以时日,这颗语言的种子会收获美妙的果实。

红旗下的“学普”歌普通话启迪着彝家娃的梦

在凉山,每一座乡镇的发展、每一所学校的建设、每一个家庭的变化,每一展红旗下动人的歌,都讲述着“学前学普”行动发生的故事——这里有教育提升的故事,有彝家孩子们启迪梦想的故事,有小手牵大手的故事,有承载着希望与未来的故事……

在习近平总书记关心的“悬崖村”,在钢梯建设以前,几近封闭的交通、信息技术的滞后以及当地人生活的单一性,让这里的群众失去了与外界文化沟通联系的桥梁,精通彝语却不懂普通话的事例属于全州典型中的典型。

“以前,村里50岁以上的老人有53位没有1人能听懂汉语。30至45岁的中年人,也只有半数的人只能勉强听懂简单词句。”阿土列尔村支部书记莫色吉日说,“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如火如荼地开展,让下一代学前儿童对普通话的掌握越来越熟练,越来越能说会用。“我也和孩子学普通话,这句怎么说? ——叫‘小手拉大手’,现在我已经能流利地招呼客人了。”

阿土列尔村幼教点设在村口的一间平房里,门口是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飘展。虽然教学条件并不优越,但这并不影响孩子们学习的热情。教室里清脆悦耳的儿歌声阵阵,伴着微风传到了山头,传到了地里,传到了每一家每一户每一位老人的心坎上,学前儿童们承载着长辈无数未能实现的希望和梦想。

如果说,上几辈人是因为交通、交流的障碍,没能摆脱世代的贫困,那么他们绝不希望自己的子孙重走长辈们的“老路”。所以,每个家庭都为孩子现在能入园读书学习普通话而倍感欣喜,不竭余力地给予支持。

在山高路远、地广人稀的农村办教育难,在“悬崖村”办好教育就更难。这里艰苦的交通环境让整村都没办法建一所水泥砖房,更没办法专门修一所学校。

村民贾巴日几两年前外出务工,空下的两间安全房屋就免费拿给了村上作为办幼儿园的教室;办学离不开桌椅板凳,需要电视书籍,村民们就组织到山下,一件一件地用肩扛背驮上山来,尽可能地为每个孩子提供有限的、最好的教育条件。

甘洛县玉田镇永久村是典型的彝族村,这里有95.1%人口为彝族群众。在村口只要顺着高高飘扬的红旗便能找到村幼儿园:眼前一栋黄绿相间的房子,彩色图画的围墙,先进的多媒体设备,宽敞的操场,孩子们的欢笑声阵阵。

“我们的幼儿园是全村最新、最好、最牢固的房子。”为了让永久村的学前儿童能在上幼儿园时学会普通话,从州到县各级资金共投入370万元,建设了一所满足当地需求的幼儿园,从教育基础设施到教材使用,从幼教点辅导员的配置、培训到校园食堂的建设,一项项设施均按照标准化幼儿园进行投入和建设。该幼教点幼儿在入学一年以后,实现了300句日常用语全部听得懂,50%的幼儿实现普通话基本交流对话,两年实现日常见闻的动植物物体的图片识别和普通话描述,沟通交流无障碍。

“两个小娃娃呀,正在打电话呀,喂喂喂,你在哪里呀? 诶诶诶,我在幼儿园……”走进火普村幼教点,两个孩子正在水池旁一边洗手一边唱着好听的儿歌,在一年前,对于他们来说“普通话”还是无比陌生的语言,一年后,通过学前学会普通话教育,他们从不会到逐渐能听懂,并开始会对话。

“从一开始学习‘爸爸’‘妈妈’等简单的词汇,后来逐步扩展到‘有礼貌、爱劳动,勤洗手、讲卫生’等短句。目前,所有孩子基本都能听懂简单的普通话了。”辅导员阿子约杂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过去课堂上一放动画片,孩子们听不懂对白,坐一会儿就觉得枯燥跑出去玩儿了。

而现在,每到放动画片的时间,孩子们就特别高兴,因为如今,能听懂动

画片里说的是什么,能感受到缤纷的世界和不同的语言,觉得好看又有趣,因而,看动画片也是学习普通话的过程。

“我很羡慕现在的孩子能在幼儿阶段就学会说普通话。他们一旦打破语言障碍,能听懂会说会用,后边的学习就越来越简单顺利。这样才能支撑起小学阶段的学习,不落后于他人。”阿子约杂告诉记者,她小时候同样不懂普通话,一直读到小学4年级时才知道老师究竟在讲什么,可到这个时候已经晚了整整4年,所以较同伴同学来说,成绩相对落后,因而错过了更高层次的学习。

“我不想孩子们像我一样因为语言问题错过更广阔美好的人生,所以我会用最大的努力把孩子们教好。”阿子约杂说。在美姑县巴普镇天立达戈村幼儿园,屋外严寒彻骨,屋内暖气开放,温暖如春。教室里,6岁的吉古依曲告诉记者她长大后的梦想,并大大方方地唱了一首歌,悦耳的童音干净的回响在群山之间——这是大山最深情的呼唤,是大山的子女们对未来真切的期待。两年幼儿园,两年学普教育,吉古依曲个子长高了,性格从内向胆小变得活泼大方,从一句普通话也听不懂到能唱歌,会跳舞,她开拓了学习的眼界、思维,对未来的人生充满了梦想,不久后上一年级,也不会再面临“听不懂”的学习困境。

这,便是学前学会普通话的意义。

漫漫“学普”路倾力投入推动硬软件纵深发展

6.04万平方公里的凉山,是一片贫困的土地。山高谷深,沟壑纵横的地貌、各项基础建设的滞后、社会文化发展的不充分,为这片土地的发展,以及这里的人富裕奔康带来了严重的阻碍,一度成为全国脱贫攻坚战场上,最难啃的“硬骨头”。

而过去学前教育的“半空白”状态,让语言问题成为阻碍凉山脱贫攻坚“短板中的短板”,在凉山,彝族群众多年来习惯以彝语交流,普通话的“听不懂,不能说”成为了广大彝族学前儿童在进入义务教育阶段后,造成学习跟不上、学习效率低等“教育困境”。

2018年2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昭觉县火普村,视察调研脱贫攻坚工作。在看过凉山教育存在的问题后,总书记语重心长地说:“教育必须跟上,绝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为解决凉山教育“起跑线”的问题,2018年5月,国务院扶贫办、教育部在凉山启动了“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试点,寄希望于通过该项行动,能让彝区广大学前儿童在义务教育阶段前过好语言关,实现“听懂、会说、敢说、会用普通话”的目标,而推动教育不断向前迈进,从而阻断贫困代际传递,从而为全国广大少数民族地区学前语言教育,提供一个可以复制的方案……

——2018年,“学前学普”覆盖11个深度贫困县以及安宁河谷县(市)民族乡镇的2724个村级幼教点,惠及学前儿童11万余人。

——2019年9月,凉山州学前学普行动进入全面实施阶段,覆盖全州3895个幼儿园点,惠及学前儿童26万余人。

——2020年9月,凉山州学前学普行动持续常态推进,覆盖全州3700余个幼儿园点,惠及学前儿童28万余人。行动实施以来累计惠及42万余人,接受学前学普行动教育后进入小学的儿童有14万余人。

3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倾情关心下,在国扶办、教育部的大力支持和直接指导下,行动四方携手并肩,调动各级力量,汇聚各方资源,创新行动方式,狠抓工作落实,扎实推进行动,圆满完成试点任务。

一方面,在凉山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下,针对发展“学前学普”不断加大财政投入,做好幼儿园、幼教点通电、通水、通网络工作,截至目前,所有的幼儿园、幼教点已经配齐电视机、播放器、饮水设施等设备,正逐步配置电脑等教学设备,幼儿图书、教学玩具等更加丰富,有午睡条件的幼教点配置了午睡床;73%的幼教点实现电信通网,80%的幼教点覆盖电信4G网络;85%的幼教点实现移动通网,93%的幼教点覆盖移动4G网络。中国电信援助建立“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信息管理平台和辅导员APP、学普小程序已上线运行。

另一方面,为提高师资力量,推动教学提升,在北京华言公司、北京三好公司两家技术保障单位和省教育厅组织的省内部分高校支持下,各县市按照分类培训、分级实施原则,开展多种形式的培训。以采取集中与分散、远程在线指导与实地示范指导、骨干培育与全员培训、集中面训和幼教点实训相结合等方式,利用教学示范点对周边幼教点开展辐射拓展培训。三年来累计培训辅导员、幼儿教师数万余人次。通过培训,辅导员基本掌握了学前儿童教育教学规范、一日活动流程、常规管理策略等知识,普通话教学水平不断提高。

2019年,组织了以普通话诵读、教育征文、教学视频为内容的全州首届辅导员技能竞赛;2020年组织了以教学微课、学普论文、学普故事、课题研究为内容的全员提能竞赛活动,通过比赛,锤炼队伍。此外,充分利用教育部幼儿园园长培训中心等平台,通过送教援培、实地诊断指导等方式,促进幼儿教师、辅导员的高质量快速发展。

教育的未来“学前学普”正悄然改变凉山“教育困境”

昭觉县(原)洒拉地坡乡中心校,拥有近69年的建校历史,在昭觉县47所乡镇中心校中教育成绩都算得上名列前茅。就是这样一所优秀的乡镇中心校,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面临巨大语言问题的挑战。

“在过去,一年级的学生完全听不懂普通话,尽管实行‘双语教学’但是由于缺少语言环境和学前学习,突如其来的小学课程,让学生们很难理解。”该校副校长吉木土拉在中心校工作近20年,他对“学前学会普通话”的重要性深有体会。

“过去一、二年级的学生,数学都能取得不错的成绩,因为形象,表述简单,但语文考试往往只有20、30分,这种现象持续了很多年。”吉木土拉说,从前,大多数小学阶段的学生连考试题目都读不懂,只能看答题形式“猜”——看到括号是填空,看到左右各两组词就是连线,想要学得透,成绩好,根本不可能。

美姑县峨曲古乡小学校,教室里书声琅琅。课堂上的老师一边讲解汉字,一边标注上拼音。讲台下,是一双双求知的眼睛,孩子们跟着老师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一个词一个词地读,一句话一句话地学,每一天的校园时光都充实而宝贵。

看着手上测验的成绩单,峨曲古乡小学校校长色批春方特别欣慰。“以前实行‘双语教学’,效率低,一学期结束后往往拼音都教不完,学生听不懂也就不听了,很多孩子最后‘混’了一个毕业证,我们当老师的也非常心痛,但又无可奈何。”

色批春方说,教学总是面临困境。“在城市地区很多孩子到四年级已经能写一篇600字作文,我们的孩子才开始能听懂老师在讲什么,才知道卷子上的题目说的是什么,但是已经远远地输在起跑线上了……”采访到这里时,该校副校长阿格达夫也忍不住说道:“我以前小学毕业了,都只认识汉字,不会说汉话(普通话)。”

这是过去真实发生的故事,而学前学普让这种无奈的教育困境得到根本性解决。

“有无经过学前学普,教起来是两个概念,不仅学生能听懂老师讲什么,而且已经养成了卫生习惯、学习习惯,教学质量日进千里。”色批春方说,成绩数据显示,该校2019年入学的第一批读过一年“学前学普”的学生,平均成绩提高15分。2020年9月入学的第二批学生,平均成绩再提高12分,优生率不断提高,年级语数双科95分以上有16人。

两所学校通过“学前学普”破解过去“教育困境”的故事并不是个案,而在全州广泛演绎着。

目前,有两批学前学普儿童已进入小学学习。通过跟踪发现,参加过学前学普行动的儿童上课更加专注,能主动与人交流,学业成绩整体较好,综合素质相对较高。2019年12月,中国传媒大学受中国扶贫志愿促进会委托,对试点阶段的学前学普儿童进入小学后语言发展水平进行了抽样测评,合格率为99%。2021年1月,全州组织的一、二年级语文、数学统一命题监测数据显示,行动实施后进入义务段学生学业成绩明显高于行动实施前学生同期成绩。

小学老师们普遍反映,通过行动试点,全面提高了学前教育水平,孩子们享受到和城里差别不大的教育资源和学习条件,学会了普通话,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卫生习惯,心智得到全面发展,确保了不输在起跑线,学校教学成绩也有了明显提高。

“学前学普”行动给予了凉山广大民族地区教育补齐短板的希望,给了教学发展腾飞的希望,给了彝族孩子一个“不输在起跑线上”的希望

……

“‘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不仅仅是帮助凉山学前儿童过好语言关的基础工作,还是将改变凉山孩子及其家庭未来命运的伟大工程,更是凉山真正从源头上切断贫困代际传递的伟大事业。”凉山州教育和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廖虎说,当前,凉山的“学前学普”工作已经凸显出了成绩,而随着“学前学普”教育经验的进一步提升,随着社会语言氛围的进一步改善,未来成绩还会更大,更明显,更出彩。

廖虎说,凉山将着力把“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打造成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民心工程、民生工程和希望工程,走出具有凉山特色的民族地区教育发展新路子,打牢长远稳定脱贫基础,着力推进小康建设步伐,为加快建设美丽幸福文明和谐新凉山提供强有力的智力支持和人才保障。(记者 徐箭明)

扶贫微信

Copyright@2014 Ltd.All Rights Reserverd.
主办单位:凉山州扶贫开发局
蜀ICP备19025484号
网站标识码:5134000001
网站地图 郑重申明 内容纠错 使用帮助 联系我们 川公网安备 513401020001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