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热点关注

脱贫攻坚看四川丨新一代悬崖村人 用直播镜头引来游客


来源: 华西都市报   时间: 2021年04月14日 打印】【关闭

村民木果在直播卖核桃

某色拉博在直播

凉山州昭觉县阿土列尔村,坐落在海拔1400多米的山坳中,四周都是悬崖峭壁,原来村民进出村子需要攀爬垂直距离约800米的藤梯,因此这里被称作悬崖村。

某色拉博的生活,在2017年年初拿起手机开始直播的那一刻,按下了改变的快进键。

他是悬崖村的初代“网红”,最多时每月收入2万元,还被邀请到城市去做节目,第一次见到大海,第一次端坐在演播室,他发现世界原来这么大。现在,悬崖村开始搞连片旅游资源开发,拉博成为旅游公司的员工,专门负责拍视频做宣传、接游客上山。

似乎,互联网在一夜之间冲进这个原本闭塞的村庄,带来纷繁的现代文明、蜂拥而至的关注和好奇。村里更多的年轻人也纷纷拿起手机,拍摄悬崖村的景致、直播每天的生活、带货售卖农产品……

2021年1月28日,悬崖村的第一家民宿开张,拉博用短视频进行展示,向网友发出邀请:欢迎大家到悬崖村做客。

这里的人们,逐渐摸到了隐藏在网络后的耦合线:只有家乡的旅游业发展起来,只有彝族文化习俗被更多人关注,他们的讲述才能持续。

“改变”的快进键

村里有近20位主播 一个月收入最高能到2万

曾经,悬崖村和世界隔着垂直距离800米的悬崖,以及百年来的世代封闭。如今,这二者之间只隔着一个屏幕。

2016年年底,村里通了4G网络,从外地游客的手机中,某色拉博第一次接触到短视频。

“很好看,很吸引人。”出于好奇,某色拉博在自己手机里下载了短视频软件,并开始发布视频。他的素材,俯首即是,大山、峡谷、温泉、溶洞、原始森林,一年四季,美得不重样。

最开始直播时,拉博每天都固定了时间。他的直播分为上下两场,上午场从9点左右开始,下午场从4点左右开始,每场直播一般在1个小时左右。直播内容包括村里的风光、村民的生活、小朋友上下学等。

那时,拉博每个月的收入不菲,最多能到2万元,相当于他们家之前两年的收入。

很快,直播成为村民们接受得最快的新鲜事之一。在村里,和他一样的主播,差不多有近20位,年龄在20到30岁之间。2017年后,沿着2556级钢梯向上攀爬,沿途都能见到举着手机拍摄或直播的村民。如今,点开任意一个直播平台,输入“悬崖村”关键词,几乎都能看到直播,从每天早上八九点到晚上九十点,平均每天能直播十多个小时。

如果说,最初是直播的收入让村民们惊喜,那么到后来,外界的关心则让他们有了感动。有网友直接转账,让村民添置洗衣机、电冰箱,还有网友从南京寄来一张餐桌,希望他们别把饭菜放在地上吃。村民吉克拉者患有唇腭裂的孩子,在直播中被网友看见,随后女孩被接到成都完成手术。

“你们问我累不累?我不累,习惯了。”背着一筐核桃和一箱饮料,举着自拍杆边爬边直播互动,村民木果上山的速度比平时要慢,回家已经是4个小时后。他喝了口水,抹了把脸,坐下来继续直播卖核桃。

木果不大说得清自己的收入,但他肯定,从今年年初开始直播,他每个月能够有几千元的额外收入,在开始卖悬崖村的核桃、花椒等农产品后,收入更是翻倍。

“粉丝们每天都陪着我,我不直播的话,他们肯定会想我。”在木果心中,通过网络,他拥有了更多友谊。

互联网带来冲击

村民开始学说汉语 拉博站上舞台介绍家乡

在网络上,拉博的最初走红,是因为他行走2556级钢梯。这是一条顺着悬崖蜿蜒的钢梯,下山,他最快只要15分钟,上山,他最快只要30分钟。因此,他被称为“悬崖飞人”,这个纪录,至今还无人打破。

一次,在直播中,拉博站在悬崖边的钢梯上左右跳动,看见这段画面后,支尔莫乡党委书记阿子阿牛立马让他删除,告诫他决不许再做这样危险的动作。此后,在全村大会上,阿子阿牛一次次强调不许村民接受来源不明的捐赠,更不能在直播时通过做危险动作吸引粉丝。与此同时,针对直播带货等,乡里也在计划组织专业人员对村民进行培训。

正是这次,让拉博开始认真思考短视频的内容。“村里拍短视频的人很多,拍风景,大家都拍的是同一个地方,很容易让人感到腻。”于是,拉博开始把人作为视频里的重要元素,村民、游客、上学的小孩,都成为他视频里的常客。

毫无疑问,互联网正在改变悬崖村。

为了更好地与外界交流,原本不识字、不擅长说汉语的村民们,开始跟着网友学习说汉语和写字。

“现在可能说得不好,但是粉丝们都习惯了。”村民吉克曲木认真研究直播和小视频,如同18岁时自学普通话一样。那时,他刚到无锡打工,“老板让我拿个东西,我听不懂,拿错了,觉得很难过。”于是,他买来一本《新华字典》自学,有空就翻着念,直到语言交流不成问题。

因为现在是旅游公司员工,没有更多时间做直播,半年不到,拉博就掉了7万粉丝。

“其实也是能想到的。”拉博说,现在他的工作内容就是拍视频做宣传,在各个平台上建立自己的账号,发布有关悬崖村的内容,以及接游客上山;每个月连续上24天的班,再休息6天,每个月的固定收入是4000元。

这份工作让他看见了更大的世界。此前,当地曾组织他们去云南大理,学习如何做旅游接待。根据大家不同的兴趣,他们被分为户外向导、餐饮接待两个组。因为从小就喜欢在崇山峻岭里穿行,他选择了户外向导组。

“以前不知道什么是户外,参加培训后才发现,很多东西其实从小就在做,非常熟悉。”拉博觉得很充实,通过学习,他对如何做好户外向导有了更多认识。如今,他已经受邀去过北京、上海、深圳等多个城市,参加了许多活动。在舞台上,面对五湖四海来的嘉宾观众,他从容地一次次介绍自己的家乡,骄傲又自信。

悬崖村变旅游村

家家都可以做接待游客 还能放羊体验生活

网络让悬崖村被更多普通人看见。

现在,村里基本上家家都可以搞接待,有的村民还专门进行过厨师培训。在村里,除了彝家传统的腊肉香肠、坨坨肉等美食,还能吃到川味家常菜。不少村民家里都开有小卖部,饮料、饼干、零食等东西,都可以很方便地购买。

2020年国庆中秋双节期间,悬崖村游人如织,在山下,停车成了一件难事。村民俄阿作说,他家的小吃店,三四天时间,光卖炸洋芋、凉粉凉面等小吃,就收入了6000多元。

在网上,某色拉博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那些想去悬崖村的人。等他们坐车来到山脚下,他就会下山接应。

头一天,他会带着游客爬钢梯来到村上,并在村里住下,让游客品尝村里的土鸡、坨坨肉等美食。第二天,他会带着游客看云海、观日出,会带着游客去山上放羊,体验当地生活,然后再带着游客离开村子,穿过原始森林,进行户外探险。

山上能接待,山下有盼头。

2020年5月,昭觉县城,4057套黄白相间、屋檐弯弯的新安居房建造起来,悬崖村的8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下山进城,告别土坯房。

在拉博的新家,摆放着餐桌、格子图案的沙发等。半年来,昭觉县抽调了人员点对点进驻安置点帮扶,对村民们从怎样上厕所、怎样用天然气、怎样收拾房间开始“培训”。

1月28日,悬崖村上第一家民宿——悬崖山庄正式开业。民宿由某色拉博的朋友建造,不大,像个农家小舍,有4个房间,占地400平方米,能为游客提供吃、住服务。屋外,有一个宽敞的坝子,游客可以在那里吃饭露营。

开业当天,民宿就接待了来自广东佛山的客人。在社交平台上,某色拉博通过短视频向大家介绍这家民宿,并开心地展示了民宿开业第一天的500元收入。

在视频的评论区,他发出邀请:欢迎大家到悬崖村旅游。

扶贫微信

Copyright@2014 Ltd.All Rights Reserverd.
主办单位:凉山州扶贫开发局
蜀ICP备19025484号
网站标识码:5134000001
网站地图 郑重申明 内容纠错 使用帮助 联系我们 川公网安备 51340102000175号